县委常委会专题研究开展向徐遂同志学习
转悲痛为力量 化追思为奋进
6月7日,时时彩平台:县委书记黄海峰主持召开第46次县委常委会,听取徐遂同志有关情况汇报,研究向徐遂同志学习等相关工作。
  会议指出,徐遂同志的一生,短暂而光辉、平凡而伟大。因公殉职后,他的先进事迹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作为“四种人”楷模,他用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乡镇基层党员干部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和热爱,值得全县党员干部学习和铭记。全县上下要迅速掀起向徐遂同志学习热潮,学习他对党忠诚、公道正派的政治品格;学习他扎根基层、心系群众的为民情怀;学习他勇于担责、攻坚克难的顽强作风;学习他勤勤恳恳、忘我工作的奉献精神;学习他低调朴实、乐于助人的优秀品德……【徐遂同志事迹材料】 【详细】







    把荣誉让给他人,把重担留给自己

      ——他是世人眼中的“傻子”
      在王伟霞的记忆中,那是昏天暗地的三个月。为了把征地工作做好,徐遂每天天不亮就上农户家门,工作从早上七点一直做到凌晨两点,推心置腹地和村民讲政策、量土地,从未喊过累。在全乡的征地组中,他总是最早出门、最迟回乡。最难的征迁任务,就是在这样的坚持下顺利完成的。
      “征地后遇到县里评选‘十佳最美乡镇干部’,徐遂同志才是最有资格当选的,可是他丝毫没有犹豫就把这份荣誉让给了我……他实在太傻了。”一想到徐遂,王伟霞的鼻子就开始泛酸。

    对自己有“狠劲”,对他人播温情

      ——他是大家公认的“安心丸”
      2015年,鸠坑乡刚入选杭州有机茶叶小镇试点。600多名茶农,他一家一户地走,茶农管利民讲到:“那段时间,常常在天黑的时候碰到徐遂,每次见到他,总是抱着一堆宣传资料,讲有机种茶、讲不要打农药。”
      鸠坑乡万岁岭茶叶专业合作社的陆发田还清晰地记得,为了开发一处800米高的荒山,徐遂拿着柴刀上山砍灌木,等到下山时,腿上尽是“血口子”。这股“狠劲”,感染了陆发田和其他5位茶厂业主,他们投入1000余万元,升级设备、改进技术。不到两年时间,鸠坑茶创建成为我县首个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鸠坑也被评为浙江省农产品出口有机茶示范基地。

    执着“钉子”精神,甘愿默默奉献

      ——他是最解渴的“白开水”
      乡镇工作千头万绪,最需要水磨工夫。“有一天暴雨夜,听说一户外地打工的夫妻刚回家,我们和村干部赶紧上门,可两夫妻却始终黑着脸不开门,村干部都被骂走了。只有徐遂全身湿透地在雨里站了两个半小时,农户打开门那一刻,他仍然笑得一脸和气。”“另有一次,为做通农户的思想工作,徐遂在对方家里坐了整整一天,一亩地不厌其烦地量了七遍,从早上七点折腾到第二天凌晨两点……”
      时任浪川乡副乡长的汪家富至今依然记得,徐遂2005年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因为看到保洁员忙不过来,便起早义务帮忙清扫大院。开始以为这不过是“新人”的表态,不料这个一扫就是整整10年,直到他调离。

    一把“铁尺”度工作,两袖清风好为官

      ——他是油盐不进的“黑包公”
      徐遂的小姑姑家住金塔村曹家自然村,12个平方的附房没有得到审批就盖了起来。徐遂得知后没讲情面,第一时间带着工作人员将附房进行拆除。徐遂的姑姑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当时我看到他姑姑急红了眼,现在徐遂不在了,姑姑每天都不停地掉眼泪,想着徐遂的好,这么好的干部去哪里找哦。”村干部洪灶根说。
      还有一次纠纷调解中,一方是徐遂的亲舅舅,他在私下里说情,希望徐遂能有所倾斜,但徐遂没有偏袒,公正地调处了纠纷。村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徐遂的好口碑就是这样一点点在村民中传开了。村民们都说:“这样的干部我们是打心眼里佩服,百分百地信任。”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

      记得有一次收茧,茧站很早就开秤了,王芝柏在凌晨3点半也准时赶到了茧站,没想到徐遂已经在茧站维持秩序了。7点,王芝柏来到茧站旁边的小吃铺买包子,刚准备掏钱,老板却告诉他:“你是教书的王大伯吧,徐遂老早帮你付了钱啦!”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现在一提起徐遂,王芝柏的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每年大年三十,徐遂都会打电话给我拜年,大年初六还会买米买油来看我。他总是跟我说,别人家里条件都挺好,数你王大伯家里苦,得让你日子过得下去。”

    “这一切改变,都是徐遂带来的”

      浪川乡浯溪村张衍林因为犯了错误,2010年成了“司法矫正对象”。张衍林对司法矫正非常反感,觉得每个月到乡里接受训话,完全没必要。开始,徐遂总是打电话给张衍林,做他的思想工作,遇到抵触后,徐遂干脆骑电瓶车跑到浯溪村,和张衍林“面谈”。浯溪村距离乡政府较远,路上要花个把小时,但徐遂不嫌远、不嫌烦,一个月去张衍林家四次,一坚持就是一年。
      “没有徐遂就没有现在的我”,张衍林说,“在徐遂帮助下,我的人生走上了正轨。接受矫正的时候,我骑的还是摩托车,后来我当了小老板,现在都开上奥迪车,在农村算是事业有成了。这一切改变,都是徐遂带来的,我和我的家人打心里感激他。”

    “小小一片茶叶,花了他多少心血!”

      作为鸠坑乡种茶大户,翠峰村陆发田带头种起了新品种“鸠坑早”。
      2018年春节前夕,一场大雪不期而至,陆发田的茶园被冰雪覆盖。“茶园情况怎么样?茶苗受冻严不严重?要不要补救?”电话那头,徐遂问得急促。在得知没有大面积受冻后,徐遂仍放心不下,叫上乡里的茶叶员,火急火燎赶到了陆发田的茶园。
      大雪封山,车子上不去,徐遂就踩着厚厚的冰雪,一步一步走上陆发田800多米的高山茶园上。“冻伏的要及时修剪,还要注意浅耕松土、科学施肥。”和茶叶员一起,徐遂对茶园新品种的幼龄茶苗进行冻伤诊疗,还开展了防冻技术处理和补救。

    “徐部长真的好神!”

      卷起衣袖,针头扎进血管,鲜血流进采血袋,脸上一如既往挂着浅浅的微笑。这几天,每次转发徐遂献血的这张照片,鸠坑乡计生干部余良志都悲痛不已。“徐部生前多次献血,我这做卫计工作的都不知道,他真的是太低调了。”还是无意中,才知道了这个秘密:2017年8月11日,鸠坑乡组织无偿献血活动。“徐遂,名字好熟悉啊,好像每年都献血的。”拿起献血表格,献血办的工作人员嘀咕了一句。
      “我们的徐部竟然似‘神’一样的存在,大家似乎从来没发觉,徐部,他真的好神!”当献血表被“挖出”,各项荣誉证书被找出来时,同事们才发觉,36岁的徐遂在乡镇工作的13年时间里,两次荣立三等功,连续六年工作考核优秀,获得县级优秀共产党员、省优秀农村指导员等荣誉,还曾把应得的荣誉让给别人。

    “顺手的事情徐遂做了很多”

      “小年轻起得晚,但小徐真是个例外,不管多忙多累,也不管别人的质疑,每天清晨五点,他都会准时打扫乡大院,春夏秋冬,雷打不动。大院人来人往,地上难免留下烟头等垃圾,他每天得花半小时打扫。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扫就是十年。” 时任浪川乡人武部长的洪仙军,与徐遂共事10年,可以说是看着徐遂成长的,往事历历在目。
      有的同事也跟他一起扫过,坚持不了三天就“投降”了,但徐遂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加班多晚,都会早起,把乡大院打扫得干干净净。“有段时间,徐遂去外面挂职锻炼,但每次回到乡里,第二天一早还是会起来打扫,这种恒心已经深入他的骨子里了。”浪川乡人武部长陆健说。

    “想都没想就跳进冰冷的池塘”

      “徐遂就是这样,面对灾害、急难险事,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最后一个撤退。”浪川乡退二线干部鲍善平说,2011年冬日里的一天,浪川隧道口发生一起车祸,一位村民骑电瓶车,载着放学的儿子回家,被一辆车撞倒,小孩被撞飞到路边的池塘里,现场惨不忍睹。徐遂赶到时,没有一丝犹豫就跳下冰冷的池塘,把小孩捞了起来。
      “农村里有种忌讳,即有家室的人,还有年轻人是不能捞尸体的。但徐遂根本没忌讳这些,大冬天啊,想都没想就跳进冰冷的池塘里。”鲍善平哽咽着说,车祸的事情,同事们都知道,但徐遂跳进池塘把小孩捞起来的事,乡里很多同事至今都不知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同事胡雪莲至今记得,2012年到浪川乡报到,被安排在综合办,由于身份转换,工作茫然无措,是徐遂那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点醒了自己。当时的徐遂说,这句话知易行难,很多时候,换了新环境或要学新本领时,难免有畏难情绪,我们应该迎难而上,当逐渐适应新状态、学会新技能后,回过头就会发现,其实也不难。
      看到综合办繁复的工作让胡雪莲产生了倦怠,徐遂又送给她“简单的事重复做,重复的事用心做”这句话。“听了徐遂那番话,真是茅塞顿开!倦怠情绪一下就没了,更是琢磨起别的工作来,业务能力有了很大提升。”胡雪莲说,从新手上路一知半解,到独当一面主持科室工作,离不开徐遂的鼓励和肯定。

    那一声“我走喽” 竟然成了永别

      “我上班喽!”妻子孙彩凤正在煮稀饭、煎鸡蛋,徐遂从厨房门口探过脑袋。像最最平常的清晨一样,孙彩凤回了一个浅浅的笑脸,“哦!”谁能料到,这竟是他们夫妻最后一次对话。
      “徐遂在家里话不多,是个腼腆的人,但对他爸妈、我爸妈,对我和‘跳跳’都很好,让人感觉很踏实。”出事前一天,徐遂在千岛湖镇有公务,住在了家里,他辅导儿子“跳跳”做作业,和他说了晚安,还专门去看了自己修好不久的晾晒架……再回想起这些,孙彩凤的眼眶红了,“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这几天,徐遂的同事、朋友去看望孙彩凤。“他来不及做的,我总要帮他做一点”“他不能再承担的责任,我担着。”孙彩凤轻声却坚定的两句话,让来访者动容。

    他是个好孩子 从小梦想当兵

      父亲徐志贵说,徐遂从小就听话,给他一个苹果,他都要问姐姐有没有;上学后给他5毛零花钱,他还要拿回来还给我。小时候的徐遂还很崇拜军人,喜欢玩打仗的游戏。有一次家里请木匠箍木桶,他自己把木匠不要的弧形木板捡起来,要父亲给他做把“木壳枪”。“‘木壳枪’是他的‘宝贝’,以前一起玩,其他东西都可以分享,就不舍得它。”表弟徐昕说,后来“木壳枪”因为拆房子丢失了,徐遂为此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正因为有着当兵的梦想。徐遂初中毕业后,罕见拒绝了父亲让他读中专早日赚钱补贴家用的建议,坚持上高中。报考大学时,他更一连报了好几个与“兵”有关的专业,最后被浙江工商大学武装部专业录取。徐遂如愿以偿穿上迷彩服,接受了4年军事化的管理和训练。

    亏欠家人良多 尽心尽力弥补

      徐遂家境不富裕,2010年,父亲徐志贵在打山核桃时,不下心从树上摔下,伤到了脊椎。第二年,母亲又脑溢血中风,在医院昏迷40多天,醒来后瘫痪在床,直到这两年才能拄着拐杖走走平路。就是这样困难的时候,徐遂也只是请了自己的年休假,没有向组织提出其他要求。“他不是不关心父母,在医院的时候,他什么事都抢着做。只是他的工作太忙了,只能是多打电话来问问我们父母的情况。”父母住院,都是徐遂的一帮子姑姑、姑父和孙彩凤一起轮流照顾的。也正因为父母生病,徐遂和孙彩凤预订的婚纱照都没有拍成。
      徐遂也知道自己亏欠家里太多,只要在家,他就尽量帮忙分担。洗衣服、做饭、擦桌子拖地……他抢着做完所有家务事,并把家里坏掉的家具、小家电修好。